• 宋代鼎鼎台甫的生辰纲花岗岩金山石

    石材

      因为是直接从山里出来,路途遥远而路径复杂,时间不好掌握控制,到达和吴总的约点上早了点,就四处转悠着悠游会儿。

      远处名闻遐迩的天平山和灵岩山都做了背景,一座不知什么的石山坐落在了一汪不知什么碧绿的湖水中,绿树,草地,有石栏围着,一座貌似依托着真山真水修建的市民开放的公共绿地,它的前面是两个航母一般的巨大无比的商业综合体。很多年来,苏州城一直引以为豪的打造假山假水城中园品牌,吴中大地反其道而行之大打真山真水城外园的招式,这就应该又是一个手笔。

      跟着一群叽叽喳喳的游玩团队后面,也听得有人在介绍,五迷三道地胡说八道说这就是传说中叫寿桃山,因为它长得想一只特别大的桃子的形状,是孙悟空偷了皇母娘娘的寿桃,拿得太多,掉了;这湖是因为这山而名,湖比山大,路比湖长,所以旁边的路也就叫寿桃湖路。

      队伍里面有人和我一样知道这是在胡扯蛋,但一时半会儿搞不清楚这是哪哪的。到木渎这块地界上,不是天平山灵岩山就是老镇上旧街古宅,除非走亲访友,一般不会犄角旮旯的。左顾右盼,瞻前顾后,有人果然疑惑着嘀嘀咕咕说,我过去这边好像也来过,现在是大变样了,变得都不认识了,但是好像过去没有这小山的啊,也没有这多水的啊,这里好像是叫金山浜啊?

      我恍然想起,曾经有阶段我隔三差五的早上总是天平山登顶,会遇到金山石雕的何总,而且我爬山运动也有原因受他影响,他跟我说每天早上都爬天平山一趟。何总是金山石雕世家,非物质遗产的传承人,我有幸和他们父子两代结交。

      他有时会在山上给我指指点点讲述些什么,我也曾经问过他,下面那个让水围着一座小山的是不是这里的头头脑脑想班门弄斧啊,在这个风光旖旎景色秀丽的天平山灵岩山面前再弄个水石盆景出来?何总说,哎,不是啊,这就是金山啊,宋代开始开采供往朝廷的鼎鼎大名的生辰纲花岗岩金山石的金山啊!

      我开玩笑说,怪不得好几次你让我陪你去浙江安徽福建了什么的说是游山玩水你自己却和那些山主东看西看原来是去找石矿的啊,原来这里已经让你们开采完了啊,呵呵。何总解释说,我和我爸都是政协委员,是我们提议不要再开采的,是我们提议留下这个山根的。不是我们开采完的,是宋代以来一直开采到现在,当然现在建设速度快,一哄而上,开采的力度大。所以我们觉得就和人一样,有个故乡,也和树一样,有个根。这金山也是花岗岩的一个代表性传奇,也得给它留个根吧。

      据《吴县志》记载,金山“初名荣坞山,晋宋年间凿石得金易今名,山高五十丈,多美石,巉巉高耸,皆碧绿色。”

      当地的老石匠们声称,他们的祖辈曾在山的支脉荣坞浜田鸡山开采的万家池花岗岩中发现过金光闪耀的矿石,从此,“金山”的美名便传扬开来。明代诗人杜庠曾写有:“阖闾城外翠微间,扬子江心白渡湾,踏破芒鞵踪迹遍,始知人间两金山。”就是对木渎金山和镇江金山的描述。

      金山花岗石呈青灰色或青白色,晶粒细密、质地坚硬,不易风化,且耐酸耐腐蚀,抗压力强,是最优质的建筑石料。宋代以后,前人就有意识到保护资源,金山也是屡开屡禁。明代开始金山有了大量开采,嘉靖年间延至灵岩山,奇峰怪石被采取大半,后经有识之士奔走呼吁才于万历年间禁止。至今灵岩山仍保持着马榷部“永禁开采”的摩崖石刻。清代中叶,素称江南水乡的姑苏城内外,凡桥梁、花园、府第、寺院、陵墓、城基等各类建筑的石灰石部分几乎全部被金山石所代替。鸦片战争后,金山石料大量运至上海,成为高楼大厦的上好建筑材料。如著名的上海外滩的高大建筑的基石和贴面均出自金山石矿,还有万国楼、万国公墓等西洋建筑,以及上海人民广场、中苏友好大夏、上海南汇和宝山海塘、鲁迅纪念馆、上海革命纪念馆等工程。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自给自足的不发达年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天经地义的事。因为有了金山石矿的资源,于是有了以石为业的石匠,有了源远流长的石雕手艺。金山石雕技艺师徒相承,父子相传。他们在采料、劈石、左右开弓、狮子含珠、“冰梅纹”石墙砌筑、“断柱接柱”、 石拱桥建筑、摩崖石刻和碑刻等方面有着一整套的绝技,正是有了这一套绝技,才令世人刮目相看,才能成为今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项目。何总的父亲何根金年轻时作为金山石匠的代表参加北京十大建筑的建设,他承接的泰州凤凰河景观带石料工程,其中长廊以《水浒》《西厢记》《三国演义》《红楼梦》等古典名著为题材的戏文故事石刻画像达999幅,精湛的石刻技艺受到业内外人士广泛称赞。而我这两年跟踪何总最近在宜兴博物馆修建的一座明代牌楼也堪称国内之最。

      我突然大悟,以前山上瞎看瞎聊的所指就是眼前的这地,山上俯瞰时周遭还是地儿,一转眼钢筋水泥竖了起来面目全非了。估计不错的话,不是估计,应该确定,和那个把西山改名金庭的领导如出一辙,这肯定也是没文化真可伶的土豪领导一个莫名其妙的心血来潮,信口开河觉得哇这像是寿桃哎,下面一群阿谀奉承之徒不仅毫无原则丝毫没有底线的如接圣旨,平白无故把千年文化的历史把历史文化硕果仅存的遗留把金山石匠的非物质遗产把何总们的良心统统一抹了之,甚至让参政议政的献计献策都成了枉费的心机。此时此刻,我都想给何总挂一电话,让他还不如干脆把那个什么非遗传承人给忒么辞了,没那么多责任和义务,没有那么方方面面的手脚束缚,甩开膀子再大干一番了。

      看到我跃跃欲试的想翻过栏杆进入绿地,旁边一位穿制服的老人家劝阻了我,说不能进入。我乘势坐到他旁边的石条上,递烟给他,他说刚抽完,不跟我热络,怕我套近乎提非分要求。我就问他借了火。老人说他是镇上给2000元,让他看着的,湖水很深,7-80米了,游人不知道深浅,出了事不好,他们是24小时轮班的。又说,他们都是胡说的,这寿桃山过去不叫这名字,这山叫金顶山,再前面是金山,就是你过来的那些商城了什么地方,金山还是蛮大的,金顶山就小了,金山开采完了,就开采金顶山了,金顶山小,又轮上现代开采量大,就往下继续,我们南方地区水多,水冒上来就没法挖了。现在山上的树和草都是最近种的。因为开采到了这个程度,那个山有点像桃子,外地人也来得多,就以讹传讹叫开了。本地人反而不太知道。然后他又仔细瞧了我一眼,说你苏州人啊,应该知道的吧。我说,知道一点,还是不很清楚,几乎不来这,还是去天平山灵岩山多。老人又说,其实木渎附近这一带的天平山、灵岩山、焦山、开山、象山、天池山、横山等都是与金山一脉相承的花岗岩石,只是其它的都以风景名胜著称。金山的有名,不仅是石头的开采,更因为是它的石匠,石匠是出去干活的,就把金山也带到了各地。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宋代鼎鼎台甫的生辰纲花岗岩金山石 石材

    2019-11-27 02:49
  •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